第1章 穿越

      古代言情字數:2011更新時間:2018-10-30

        陽光炙烤著這只種了一小片黃瓜苗的菜園子,折騰了一早上鐘鐘才把這黃瓜苗地里的雜草除去,順帶給澆了點水。然后就轉身走進了菜園子隔壁的泥巴房里,一進門看見這個可謂是家徒四壁的屋子,鐘鐘又嘆了口氣。

        除了里屋的一張大大的木板床,床前的一張木桌,幾張看起來已經搖搖欲墜的木凳,就什么也沒有了。

        外屋更是除了一張竹子制的長椅就不見任何家具,隔壁還有一個矮小的廚房,四處崩角度的大灶,一個油膩膩的木碗柜,柜子里只有幾副碗筷,一個小半袋玉米面,一點子大豆,還有一個裝著一點鹽巴的竹筒。

        這就是鐘鐘現在這個家的全部家當了,哦不,她還有一個去村后頭新開的荒地里除草的老公,鐘大。

        一個星期前鐘鐘一覺醒來,就發現自己變成了鐘大的婆娘。在現代時,鐘鐘是一名汽車銷售經理,她的客戶涉及各行各業。談業務之外,她也非常喜歡和客戶們談天說地,從他們那里學習各行各業的知識或者經驗,慢慢的也和他們變成了朋友。

        其中,她最愛與之打交道的便是廚師或者經營餐飲的客戶。一來鐘鐘自己就是個熱愛美食的,二來她廚藝不錯。這么多年來一人在外打拼,她很少吃外賣,幾乎都是自己動手做飯。就算是上班,她也會早起把午飯做好帶去公司。

        每每午飯時一打開飯盒,她手下的人都會哀聲怨道,直戳手里的外賣。

        想她在二十一世紀好不容易靠自己努力買了一套房子,攢了二十來萬的存款,正打算在二十八的最后幾個月找個對象談個戀愛讓人生完美點就一覺睡成鐘大婆娘,還是在這個中華上下五千年都沒個記載的年代。

        這幾天來,她七零八碎的從鐘大那知道了些關于這個朝代和鐘家的信息。

        這是大慶朝,天家姓齊。十年前大慶與鄰國風國大戰,大慶略占上風??勺阅且院?,大慶也是一番動蕩,天家不忍見百姓流離失所便提出與風國息戰交好。

        大慶舉國上下這才算有了喘氣的機會,朝廷不斷頒發各項鼓勵百姓開荒種地以求增加存糧。

        奈何大慶國內大多山林都藏有兇猛野獸,百姓們也只敢在山腳動動鋤頭而已。朝廷無奈,也只好另行一策,鼓勵經商,所以大慶有不少的貨商跑到海外與那些藍眼睛黃頭發的怪人做交易。

        自己前身無名無姓,是鐘大從鎮上回來的路上撿回來的,后來給起了鐘鐘這個名字,和她原來的名字一樣。鐘大是花河村鐘詳家大兒子,當年鐘詳的婆娘白氏生了三個兒子。

        鐘大人個高勤勞耐吃苦但脾氣差得整個村子的人都不敢惹,聽說他當年把欺負他三弟的二狗子打折腿。二狗子養了好幾個月才能下床出來溜達,但自那以后,二狗子見著鐘大就繞路走,哪還敢欺負鐘家老三。

        鐘二個頭跟鐘大差不離,但就是為人特別沒主見,沒婆娘的時候聽爹娘的,有了婆娘就爹娘加婆娘黃氏的,這輩子沒自個兒拿過什么主意。

        老三娘胎就是個病秧子,鐘大自打十五歲就出去鎮上做活,掙的錢就全給弟弟老三買藥治病了,可還是不見好轉,就在年前,本就病得下不了床的老三一下就撒手去了。

        這下子本就不愛這性子火爆的鐘大的鐘老頭和白氏就徹底偏心眼了,把老三的死全賴在鐘大身上,見天的指著鐘大鼻子罵他買的假藥害了老三,讓鐘大滾。

        鐘大向來知道爹娘偏愛二弟三弟,如今自己最放不下的三弟去了,也沒啥好留在老屋的了。于是在元宵后就在村長和一干長輩的見證下分了家,雖說是分家,鐘老頭卻只給了鐘大祖上留下的年久失修的污泥房和十來文錢。

        想到老屋的青磚大瓦房和那五六畝上好的水田,再想想自己這家當,鐘鐘在屋里歇了會就去廚房整治午飯了,畢竟自己不吃,但是從天剛擦亮就出門去荒地里干活的鐘大可不能不吃。

        鐘鐘拿出一個小碗,盛了堪堪一碗玉米面,加水弄成了玉米糊糊,有走到屋外邊的菜園里揪了一大堆嫩蔥蔥的野菜,回廚房舀水洗凈,切了一小半混到玉米糊糊里。然后拿碗去隔壁李嬸子家借了小碗底的油,回到家把玉米糊糊給下鍋煎成餅子,雖然下的油少,但好歹食材新鮮無公害不是,聞起來還是特別香甜。

        又把剩下的野菜下鍋焯了下水,撈起來后用碗盛著,放了一指甲蓋左右的鹽,一點子油,拿筷子拌勻,就成了道爽口的涼拌野菜。

        把餅子和野菜拿到堂屋里,鐘鐘又回廚房里舀了些水到鍋里,想著燒點開水放涼了好讓鐘大下午帶著去荒地里,雖說村后頭就有條小河,但是老這么喝河里的水鐘鐘還是過不去的,畢竟自己是喝管了開水的,總覺得沒燒熱的水帶細菌,不干凈,喝了容易鬧肚子。

        剛燒好熱水,就聽見鐘大推開院門放鋤頭的聲響。鐘鐘正想出去院子迎迎鐘大,鐘大一看太陽正毒辣著呢,連忙喊道:“就這兩步路的事,媳婦你就別出來日頭底下站著了,我在院子里洗洗就進屋,你趕緊進屋去?!?/p>

        雖然嘴上說著不要,但是看到鐘鐘過來給他盛水的動作,心里還是美得很,心想老子現在雖然窮,爹不疼娘不愛的,但好歹撿著了個疼自己的好婆娘,這村里哪家哪戶不是一天兩頓啊,就自己婆娘心疼自己非得一天三頓的喂自己,就怕自己干活餓著。

        他哪知道其實是鐘鐘以前一天三頓準時得很,哪曾這么虐待過自己啊,雖然家里糧食少,但少也不能餓著啊。更何況鐘大是家里的主力,又長得牛高馬大的,一天到晚的開荒才吃兩頓怎么受得了,更不用說家里現在的飯菜是油星都少見,更談不上什么營養不營養,好吃不好吃。

      < 亚洲日韩欧清无码Av一区